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第一侯 > 第二十三章 牵绊是人和人之间
  武少夫人是真的生气,大家都不怀疑这一点。

  生气的人会怎么做大家能想出很多种,但谁也没想到武少夫人的做法,送来十三个义子女,等武鸦儿死了后接收兵权.....

  能想出这种办法,送出这种礼物,做出这种事的女人,真是.....佩服。

  大家面面相觑一刻,再次七嘴八舌。

  “她怎么知道乌鸦什么时候死?”

  “她不是知道,是等啊,所以送来这些小孩子。”

  “让这些小孩子跟在乌鸦身边长大,让大家都知道以及接受是义子,等将来乌鸦死了,一切就顺理成章。”

  “或者不是等!这些孩子亲近乌鸦,万一下手害了乌鸦呢?”

  议论到这里,一群刀剑不离身踏过尸山血海的男人们毛发倒竖,一起扑到武鸦儿的桌前。笔趣阁TV首发www.biqugetv.com m.biqugetv.com

  “乌鸦,不能留下这些人!”

  “就算留下,也要把他们藏起来,不要接近你,不要让大家知道他们的身份。”

  “这女人太可怕了,那么多世家都斗不过她。”

  听着大家的劝说,武鸦儿笑了:“不要怕不要怕,大家先冷静。”

  他们连凶恶的叛军都不怕,怕一个女人!不过又微微缩了缩脖子,不拿刀的捉摸不透的女人还真让人害怕。

  想想这个女人做的事吧。

  从一个窦县的小山贼起家,现在已经成了盘踞一方的楚国夫人了,手下有数万兵马,交好朝廷官员和领兵新将,辖内百姓拥簇,世家大族畏惧.....

  “所以这么可怕的人,我们能交恶吗?”武鸦儿道,“义子是礼物不能退回的,她侍奉我娘,我养子女,这也是一笔交易。”

  坐下来的诸人默然,武鸦儿不想养子女结束交易把子女退回去,但武少夫人结束交易可不会把婆母送回来.....

  这笔交易本身就是不平等的,就是那女人捏着武鸦儿母亲的脖子强迫武鸦儿开始的。

  所以说,这个恶人!诸人愤愤。

  武鸦儿道:“你们这样想不对。”

  那怎么想?大家看他。

  “不要想人,要想事情的结果。”武鸦儿道,“这个人的确可怕,但这件事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,子女是牵绊,牵绊的不止是我,还有她。”

  他微微抿嘴,双手握住,看着桌上憨笑的蟾蜍注水。

  从麟州出来,他没带什么有用的东西,这个无用的注水不占地方便随手拿来了,可以当注水可以当镇石。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 https://m.biqugetv.com/

  “有了这些孩子,她和我的合作会更加紧密,为了这些孩子,她会希望我更好,她不会害我。”

  说到这里又停顿下。

  “至少现在不会。”

  诸人回过神“那以后还是会啊。”“这个女人就像毒蛇,还是要防着被她咬一口。”

  武鸦儿道:“想我死的人多了,想害我的人也多了,除了我娘和你们这些兄弟,没有人是应该对我好的。”

  对很多人来说除了娘和兄弟,还是应该有很多亲人,但有的人没有。

  在座的诸人神情有些怅然,气氛有些沉重。

  武鸦儿手在桌子上拍了拍:“这件事对我的确是好事,这些子女可以承继父亲的兵马,也可以承继母亲的地盘,我原本担心她随意死在动乱里,我要接手淮南道还有些麻烦,现在有了孩子们,以后她要有什么意外,我们再接手就方便多了。”

  这样吗?诸人对视一眼。

  王力叹口气道:“乌鸦,那些孩子是她的人,你是不知道那些人对她的信服,真的像神仙一样。”

  一声声的爹爹喊,其实根本就不会是真心。

  武鸦儿笑了笑:“我不需要他们的真心,我只需要他们的人,有这个娘,为了他们的娘好,他们会在我跟前努力做好事情,没有了娘,他们的真心只能归于爹,只要喊一声爹,就是子,这对我来说当然是好事。”

  那这么说还真是好事?在座的人你看我我看你。

  “乌鸦,你总能把坏事变成好事。”一个将官叹口气,有敬佩有些许心酸。

  人生太难,也只能自己难中求解了。

  武鸦儿微微一笑,抬手拍了下蟾蜍注水,武少夫人其实也是。

  被欺骗做了攻击安东的诱饵,她生气愤怒,但没有大骂也没有撕破脸,而是借着这次的理亏,送了一群孩子来,往他的兵马里伸了一只手。

  认义子义女,也真亏她想的出来,武鸦儿看向那边挂着画册,王力说她不过十四五岁的,比这些孩子也大不了几岁.....

  那些孩子对他一口一个爹,必然也是对她一口一个娘,想到那场面武鸦儿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“乌鸦你是真高兴啊。”其他人无奈的说道。

  武鸦儿道:“当然真高兴,我武鸦儿有母有妻有子,近有喜乐远有奔头后事无忧,我们也应该大贺......传令,今天多吃一顿饭!”

  可以吃三顿饭!在座的男人们扳着手指一数,顿时欢天喜地,乌鸦多了几个儿子女儿,他们能多吃一顿饭,这还真是个好事,甚至还希望乌鸦再多几个义子.....反正又不是喊他们爹,也不用他们管。

  但这个喜悦没有持续多久,吃饭的时候几个男人就被一群孩子围住。

  “叔叔,爹爹说让你们教我们。”

  “叔叔,你的胳膊这么粗,是惯用大刀的吧?我也要用的大刀。”

  “叔叔,你是斥候吗?我也想当斥候,我的马术很好。”

  “叔叔,你吃的是什么?黑乎乎的,是糖糕吗?金桔姐姐说我娘吩咐了,让我五天才吃一次糖,怕坏了牙。”

  五天吃一次糖怎么了,他都几年没吃糖了他骄傲了吗?男人们只觉得满耳嗡嗡满心嘈杂。

  当叔叔也是麻烦啊!乌鸦呢?乌鸦呢!

  ......

  ......

  武鸦儿没有去多吃一顿饭,他要省下吃饭的时间给武少夫人写信以及回个礼物。

  屋子里点亮了数盏灯,相州的叛军在覆灭前烧光了粮草,其他的物资都不缺。

  屋子里照的亮堂堂,武鸦儿的信写了几笔,想到什么扔在一边,拿起几根木块用刀雕起来,雕了没几下,又看向一旁的画册,灯光下长长画卷上的人闪闪晃晃,似乎活了。

  画像上的女子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  他扔下木块和刀,走到画卷前蹲下来,将鼻头凑上去认真的看.....

  以前那个女子很少出现,出现了也是全身罩着黑袍遮住了头脸,现在她的脸虽然还有意无意的遮挡看不清,但不再是黑袍拖地,而是漂亮的轻柔的春天明媚的衣裙.....

  她的伤好了,她可以见人了,王力说,她像一个仙人般美丽。

  武鸦儿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的点在画卷屋檐垂下的绿藤上,似乎要掀起它们。

  世上有这样一个人儿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