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第一侯 > 第六十章 有路先行
  天大亮,天又暮色,项九鼎站在驿站外看着四周亮起的篝火,看来今晚起程又无望了。

  “今晚还要给小都督庆贺吗?”项九鼎拍着肚子道。

  随从提醒:“九爷你的表情开心一点。”

  项九鼎伸手将嘴角拎上去:“小公子当了大都督我当然开心,这还用提醒吗?但这走的也太慢了。”

  虽然说走就走离开了江陵府,但这些日子并没有走多远,李明楼昼伏夜出,夜间行路本来就慢,还经常停下来,一停就是两三天。

  “大小姐身体不好。”随从给出理由。

  项九鼎将手放下来:“大小姐身体不好,还是不想走的快,我都没有意见,大小姐怎样需要理由吗?”

  随从含笑:“九爷说得对。”

  项九鼎撇撇嘴,然后露出更大的笑容:“走得慢也好,家里能准备一场更周全更盛大的婚礼。”

  他已经收到项云的信,信中说到了太原府就举办婚礼,不再是原本商议的定亲。

  李奉安遗愿不用守孝要看到女儿终身有定,但李明楼还小不急着圆房,不过这并不影响婚礼大办,如今李明玉承袭节度使,更是双喜临门要大办。

  随从笑意亦是更浓:“双喜临门,九爷今晚更要多喝两杯。”

  项九鼎拍着肚子大笑举步向外边的营地走去:“今晚我请大家。”

  护送李明楼去太原的人马有江陵府李奉景带着李家的护卫和随从,有元吉带领的剑南道兵马仆妇丫头随从,有项九鼎带着的太原府项家兵马随从,一路上所有的花费都有剑南道承担,没有分你我他。

  不过大家当然可以自己花钱吃喝玩乐。

  项九鼎刚接到这个任务过来时,还想要大包大揽他们项家把一路的开销都负担了,毕竟娶媳妇嘛,结果一看李家的人马数目以及吃穿用度排场,这话便烂在肚子里没敢说出来。

  承担一晚的吃喝项九鼎还是敢说出来的。

  四周听到的人们发出应和,将气氛掀起来,前方的营地里也一阵骚动,但并不是应和项九鼎,他们从不同的营帐而来,披甲带械御马很快汇集成队列,方方正正肃重。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 https://m.biqugetv.com/ 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://m.biqugetv.com/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

  咿?要启程吗?项九鼎惊讶的站在原地,其他人也都不解的看过来。

  要启程的话从来不会这么突然。

  “大家不用启程。”元吉走了出来,他也穿了行装,身后随从牵马,“打听到一个名医的行踪,我和大小姐去拜访。”

  另一边方二赶着马车从驿站后院走出来,丫头金桔手里抱着黑伞,跟在后边对跟随的两个仆妇叮嘱什么,然后才爬上马车,车帘掀起,暮色里可以看到其内坐着裹着黑袍帽子遮住头脸的李明楼。

  项九鼎忙动身:“我陪同去。”

  元吉制止:“九爷,你看着这边吧,这边也不能离开人。”

  李奉景擦着汗跟过来:“劳烦九爷留下帮我吧,我一个人还真着看不过来。”

  想到车队中的财物,项九鼎心也跳了跳,这还是一部分,更多的嫁妆就在身后路上跟过来。

  “走的不太远,我们在襄元城会和。”元吉道。

  襄元城,项九鼎在心里勾勒方位舆图,在鄂岳附近的,不在去太原府的路线上,不过也没什么,从忠武境内绕一下就行,只是多走些远路而已,治伤要紧,没有女孩子想要穿着黑袍裹着头脸当新娘。

  “好。”项九鼎对元吉抱拳,又看向走过来的马车,“大小姐放心,你们一路小心。”

  金桔掀起车帘:“幸苦九爷了。”

  项九鼎笑着说不辛苦不辛苦。

  金桔又看李奉景:“四老爷,孟妈妈我已经交代好了,有什么需要你吩咐她。”

  李奉景面带笑意又矜持点头:“我知道了,放心放心。”

  金桔一笑:“有四老爷在当然放心。”

  李奉景笑意更浓,捻着短须看着元吉:“你们路上小心,找不到大夫不要急。”

  元吉应声是。

  虽然态度算不上多恭敬,比以前好多了,至少能答声话,像个下人模样了。

  李奉景很满意,尤其是腰里刚挂上去的一串对牌沉甸甸,坠的他稳稳的站在地上挺直着腰杆。

  兵马拥簇着李明楼的车在暮色里疾驰而去,变成点点星光,然后消失在大地上,项九鼎和李奉景才收回视线。

  李奉景叹气一声:“希望这次能找到好大夫。”

  项九鼎信心满满:“大小姐吉人天相。”

  至于大小姐这伤是怎么来的,大家心有灵犀的不提,还是说些高兴的事吧,李奉景微微一笑:“九爷要请客?还是不用了,我们明玉的喜事,当然我们来请客。”

  项九鼎视线落在李奉景的腰上,嘿嘿一笑:“四爷如今财大腰粗。”

  他们这是第二次相伴,再加上有第一次的同甘共苦,李奉景跟项九鼎感情已经很亲近,可以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  李奉景手抚上对牌,作为家中唯一的庶子,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这样腰粗过。

  “四老爷。”有一个管事从远处张望然后奔过来,恭敬的施礼,将一张纸递过来,“这是采买的十天的马料。”

  有没有对牌管不管事是不一样了,就在刚才他还在这个车队中似乎是不存在的人呢,尤其是剑南道的这些人,一个个都认不得他一般。

  现在一个马夫都一眼能认出他了。

  李奉景神情平静嗯了声接过,看到其上的数目手还是忍不住抖了抖,马,要吃这么多钱吗?是不是吃的太好了?不过李奉景到底是李家的老爷,不至于真的问出来,淡然的给了对牌,管事恭敬的道谢退开了。

  “那今晚就还是四爷破费吧。”项九鼎挽住他的胳膊,低声道,“我要是请连你们的马都请不起。”

  李奉景哈哈笑,跟他打趣:“我们没有马吃的多。”

  “今晚还是少喝点,我们明早赶路。”项九鼎玩笑过后又认真,“尽力跟上大小姐的行程。”

  “那是自然。”李奉景亦是郑重点头,手在腰里的对牌上摩挲,要是能多留几日更好。

  .......

  .......

  抱着本子去重装系统回来了,怎么说呢,感觉最近很多事不顺,但想一想原因其实都在自己,就做事还是要认真和努力猜对,与大家共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