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第一侯 > 第一百三十章 世间的女子
  自从陷困于安康山阵中再到杀出重围成军,项南跟太原府断了消息,不久前才重新派人送回了消息,恢复了联系。

  “公子怎么不说一声就离开滑州了?”

  “差点错过。”

  项家的随从们风尘仆仆站在屋子里七嘴八舌抱怨,陈二则将桌上摆满了一溜的吃喝,见缝插针介绍这是梨浆,这是糖葫芦,这是炸鱼儿....手机端 一秒记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为您提供精彩\小说阅读。

  随从们也见缝插针的吃喝着,从太原府到滑州旅途凶险,他们躲避叛军风餐露宿受了不少苦,好容易到了滑州,说出太原府项氏的名号,果然这里真的如家中猜测的那样,这里是南公子的地盘,兵马包括官府都对他们以礼相待,立刻见到了义成军的首领,也就是项南留下的副将。

  副将告诉他们项南离开滑州了。

  随从抱怨:“公子写信回去的时候也没有说要回家。”

  项南笑了笑:“我接到了叔父的信,他让我回去一趟。”

  随从们便不抱怨了,他们是项老太爷的随从,但在项家说话更管用的是项云。

  “公子怎么又到这里了?”一个随从问,“要不是遇到公子留下的亲兵,我们差点错过。”

  听到项南离开了滑州回家探亲,他们顾不得歇息立刻从滑州离开追,一路.....不算辛苦的追到光州府来。

  之所以不算辛苦是,从滑州到光州府这条路,叛军不常见,而且还有城池开门村庄活人,他们可以入城借宿,可以过路村庄买食物,恍惚就像以前行路般轻松。

  吃喝上更是舒适.....

  他们见缝插针的端起梨浆咬一口糖葫芦嚼着炸鱼儿,抱怨的声音变得含糊。

  “公子只带了一个人跑这么远,太危险了。”

  项南笑:“这里怎么会危险,同为我大夏卫军。”

  项家的随从咽下一口碎糖,叹口气:“公子你们被叛军隔离在这东边,还不知道外边有多乱。”

  他们在太原府没有跟叛军征战,却有各种混乱的消息传来,再加上作为随从奔走在太原和陇右,以及这次又到滑州,一路上亲眼见了很多事。

  百姓流离城池破败叛军越来越多且不说,卫军之间也乱了。

  “河南道那边,有个城池的将军被另一个城池的将军杀了,那杀人的将军用自己的小舅子领了这个人的兵。”

  项南倒是没想到,神情惊讶:“河南道的观察使不管吗?”

  另一个随从咕咚咕咚喝完最后一口梨浆擦着口水道:“管啊,河南道的观察使立刻抚慰那位杀人的将军,唯恐他带着兵跑了。”

  卫军已经不仅仅是大夏的卫军了,先帝死后群龙无首,卫军变成了节度使观察使领兵大将军们的私兵,项南默然,这种事他已经想过,但没想到这么快,而且新帝已经登基了,还是没有压住。

  “光州府这边是振武军,凶的很。”随从低声道,“公子孤身还是小心点。”

  项南笑了笑岔开这个话题问他们带了什么,随从们一口气吐尽也吃饱喝足开始将家信衣物等等堆出来,父亲的责怪,母亲的眼泪,祖父的赞扬,亲朋好友们的牵挂都被摆在桌子上,然后单独拿出来一封。

  “这是大小姐的信。”随从态度恭敬的说道。

  李大小姐嫁入项家,项家并不敢以项家妇相称,不姓项,在项家上下也是敬称大小姐,称呼大小姐,也从没有人会误认成项家的大小姐。

  知道这位大小姐是三小姐的并不多,不知道才能不做假,项老太爷就是要大家对大小姐的真心相待,真心才能换真心。

  “大小姐可厉害。”

  “战乱开始的后,大小姐立刻带着大家去庄子上,李家的护卫也都来相护。”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://m.biqugetv.com/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

  “大小姐还收留了所有来投奔的人。”

  “多亏有了大小姐,大家的日子过的还跟以前一样呢。”

  “现在整个太原府以及四周人人都赞美大小姐,人人都向往太原城。”

  随从们七嘴八舌争先恐后讲述李大小姐的事,项南接过信打断他们:“我要看信了,你们去歇息吧。”又喊陈二,“笔墨纸砚去准备一下。”

  夫妻久别重逢有很多相思要诉,大家就不要打扰了,随从们笑着应声是,陈二安排他们去歇息,待取了笔墨回来,却见项南站在窗边逗麻雀。

  “信看完了?”陈二挤眉弄眼,适才听了这些随从们讲的李大小姐,他惊讶又艳羡,“你厉害,你娶的媳妇也厉害。”

  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。

  项南回头道:“你现在不是正见着呢吗?”

  陈二一怔:“你是说武少夫人吗?”立刻摇头,“武少夫人怎么一样,武少夫人.....”

  怎么不一样?他突然也说不上来,就是觉得武少夫人更遥远,或者说不是女子......

  “这世间的女子厉害的多了。”项南道,将手里的豆渣洒在地上,树上顿时扑下一群肥麻雀啾啾的乱叫。

  李大小姐这种仗着家势做些姿态算什么,而且是哄人的姿态,不是为了救护他人,而是为了给自己锦上添花,现在还要诱惑自己回去,为剑南道为她增光添彩。

  说什么太原府需要他,剑南道的一万兵马待听他令,可笑。

  骗他回家,还是叔叔说的理由好一点,为了项氏。

  项南的嘴角垂下来,项云说这乱世是项氏站到皇帝面前,重回先祖大世家威名的机会,这件事他本是要一个人做的,没想到项南会大难不死领兵成将,闯出了赫赫威名,他很开心,又有些难过,开心的是项南才干出众,难过的是,他要是死了,项家的重担就要落在项南身上了。

  项云会死吗?他想着适才看的父亲的信,父亲的信无非是骂他逆子之类的,这次更多的是骂他不在项云军中任职,而是跑到宣武道,自己差点死了,而没有子侄亲人帮忙的项云被剑南道当牛马使唤,接连遇到刺客,手臂废了一条,这次命也差点没了.....

  项云希望他能回去领剑南道的兵,将来万一自己有事,剑南道也能帮他分担项氏一族的重担,当然项云会努力自己担起这个担子。

  所以他打算回去一趟,看看家里问清楚项云的情况,然后说服祖父,就算没有剑南道,项氏也能领兵也能立业。

  陈二在后戳他哎哎几声:“麻雀有那么好看?你给你媳妇的信写了吗?”

  项南收回视线转过身,看了眼桌案上,信已经看完扔在那里,至于回信.....

  “你替我写吧。”他说道,袖子一甩迈步向外。

  陈二愕然:“我不会写字!”

  项南的脚已经迈出了屋门,回头一笑:“那就去街上找个人写,告诉他是写给久别的妻子的,他们就知道怎么写了。”

  不穿铠甲不配兵器,白袍少年文雅俊逸,冬日日光下回眸一笑,陈二只觉得炫目,再回过神项南已经走的看不见了。

  项南没有像前几日在城中闲逛,而是径直骑马出了城,城里太热闹了,他反而想要找个人少的地方静一静。

  光州府外是肥沃的农田,冬日一片荒凉但并不是荒田。

  项南让马儿随意跑动,自己漫步在农田上,不时的弯身抓一把土,土翻整过,还掺杂着很多枯草烂根,来年春天的时候,这就是新作物的养料。

  虽然他不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贵族公子,但以前也并不会对种地感兴趣,只是此时此刻看着肥沃的土地想着会种出什么,倒是能奇怪的让心境平和下来。

  农田起伏,远处有村落,村落边有树林,一条河起伏跌落在密密的树林旁边,那边应该是有个小湖。

  湖水尚未冻住,不知道会不会有鱼,项南兴致更高了,他低着头在地上捡长一点的树枝,又想着把腰带解下来,湖边随便挖一挖蚯蚓,说不定能钓几条鱼来,小时候哥哥就带着他这样做过.....

  湖边有噗通一声,似乎是石头砸进了水里,项南解腰带的手一停,湖边有人。

  是有人也在捕鱼吗?

  项南拎着树枝走过去,不知道对方收获怎么样。

  ......

  ......

  先察觉有人的是李明楼,她有着比常人机敏的听力,尤其是活人靠近,田地里经常有民众走动,她也并不在意,给坐在对面抱着伞靠着树闭着眼的方二示意了一下。

  方二一个人,在这光州府是不会有危险的,大批兵马不可能接近,散兵游贼来了他也不惧。

  但他站起来,看到走过来的人,就噗通坐下来。

  “项南。”他动了动嘴唇。

  李明楼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,光州府外松内紧的核查可以阻挡防备心怀不轨的兵马敌人,但防不住卸下兵器不带兵马白身而入的旧相识。

  能威胁到她的其实不是手握刀枪的凶徒,是能认出她的旧相识。

  刀枪杀不了她,而一语叫出她的姓名就会要了她的命。

  她好容易从老天爷眼下抢到的一条命。

  脚步声越来越近,李明楼对方二道:“走。”

  方二抱住黑伞匍匐进了树林,眨眼无声无息消失。

  李明楼摘下帽子解下遮面脱下一身黑色的外袍,包住几颗石头站起来扔进湖里。

  噗通几声,衣袍吸水又有石头相坠没入湖中,湖面上留下一圈圈涟漪。

  脚步声也在身后停下,李明楼回过头。

  .....

  .....

  项南看到荒凉的泛着寒光的湖水边,站着一个白衣少女。

  那应该是一个仙女。

  她的头发夜色一样黑,她的脸雪一样白,她的嘴唇血一样红,她的双眼像星辰,她脖颈修长,她手足细长,她有削肩,有细腰,她站在湖边,像冰块雕成晶莹剔透闪闪发亮。

  没有人能直视她,但也没有人能从她身上移开视线。

  项南屏住了呼吸,似乎怕呼吸吹化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