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第一侯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杯酒交错真真假假
  黄阿宵和他的兄弟们都垂头听教训,父亲叔叔们也纷纷自责,然后立刻送来炭盆,准备酒菜盛待贵客。

  “老太爷。”宋知府再次拉着黄老太爷的手,像个要糖吃不知足的孩子,“这个时候也不敢吃饭,我还要去看看别的人家。”

  黄老太爷倨傲一笑:“不用看了,你去忙别的吧。”

  也就是说其他的世家不用官府再这样低声下气拜访,他就代表所有人。

  真是坦然又示威。官员们心里恨恨又怯怯。

  宋知府高兴的道谢,没有松开黄老太爷的手,还要问一个保障:“听说陶然陶大人来了,上一次还是五年前在老太爷寿宴上见过,此次有幸再见真是太好了,还以为这些旧相识再无相见时候了。”

  黄老太爷拍开他的手:“他是朝廷的令官,也不是管我们这里了,因为挂念我跑过来,合情不合理,我已经让他走了。”

  不管我们这里,这就是给宋知府的回答,宋知府松口气:“那真是遗憾,我还想听听朝廷的事。”

  事情都谈妥了黄家的宴席也摆好了,一众人被请到另一间屋子,暖意浓浓酒菜香气扑面,让冻了半日的诸人热泪盈眶。

  “我还以为吃不到老太爷的酒了。”宋知府感叹,捻起桌上一块软糯胭脂红的糕点塞进嘴里,一脸陶醉,“这醉花糕也只有在这里能吃到。”

  黄老太爷哼了声:“你是想我呢,还是想我的醉糕?”

  虽然还是拉着脸哼声,但与先前的意味截然不同。

  “叔叔还偷过醉糕呢。”黄阿宵喊道。

  宋知府板脸瞪眼:“你这孩子瞎说什么!”

  言语无忌才是亲近人啊,厅内的人都捧场的跟着说笑,说着过去的感叹着现在,先前的芥蒂似乎从未有过。

  那位姜亮更是行事不拘,拉着黄家的几个老爷说笑,问东问西,黄家的老爷们也对他捧场,姜亮更加高兴酒水喝了一杯又一杯,一张老脸很快变得通红,言谈之间只有自己。

  “是个写信先生。”这边有人已经打听清楚了,对黄老太爷附耳介绍了这姜亮的身家来历,“前几天打架被武少夫人抓了,不知道怎么成了武少夫人的门客。”

  还能怎么,哄骗呗,黄老太爷了然的笑了笑,这种书生他见得多了,读过几本书就以为自己怀才不遇,口中说着清高,其实最喜欢攀龙附凤。

  “也不错啊,如果不是打着武少夫人的名义,他这辈子都没机会来我们家的宴席。”一个老爷低声笑道。

  黄老太爷淡淡道:“是不错啊,我就喜欢有进取心,想要攀龙附凤的人。”

  攀谁不是攀呢?

  那姜亮还没忘记自己是攀了谁才进了这种场合的,举着酒杯撑着醉意挤到黄老太爷身边:“少夫人说,让我们再多走几个人家,跟大家都谈谈,现在,世道艰难,叛军不是一天两天能打走的,所以我们要,同心协力,共克时艰!”

  黄老太爷没有端起酒杯:“我病着呢,就不喝酒了,少夫人能这样认为是极好的。”

  姜亮将酒一饮而尽,道:“有老太爷这一句话,我们就安心了。”

  黄阿宵在一旁笑了笑:“我祖父是最让人安心的,有我祖父在,光州府就能安心,当初淮南道观察使还让人带了书信来劝服我祖父,就是知道我黄氏我祖父的地位.....”

  醉眼朦胧的姜亮小黑豆眼看向他:“淮南道,观察使?”

  现在淮南道没有观察使,原本的观察使在第一时间就带着半数淮南道卫军投了叛军,不能再称为观察使。

  旁边的老爷们轻咳一声。

  “......那贼子被我祖父一通叱骂。”黄阿宵不再说详细,神情倨傲又得意。

  被叛军来劝降,以及拒绝劝降,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,彰显了地位和本事。

  这光州府可不是只有官府和武少夫人有地位。

  姜亮的醉眼闪闪发亮,将酒杯差点戳到黄老太爷面前:“要是没有老太爷,这光州府早就不在了啊!”

  如果黄氏真投敌,如此大族一煽动,从内开始的叛乱,光州府城池再坚固又有什么用。

  所以说要光州府真正的安稳,就离不开黄氏。

  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,也是已经验证了没必要谦虚的事实,有时候就必须让人认清事实。

  黄老太爷伸手接过姜亮手里的酒杯,看着他一笑:“同心协力,共克时艰吧。”

  将酒一饮而尽。

  宴席至此到达了**,厅内的诸人也纷纷将酒畅饮,寒冬的黄家大宅欢声笑语。

  ......

  ......

  宾主尽欢散去,黄老太爷躺在长椅闭目被侍女小心的用温香的水擦拭脸和手,一杯酒并不能让他喝醉。

  “爷爷,这件事就这样了啊?”黄阿宵走进来问,“让他们搬家都停下来?”

  黄老太爷没理会,旁边站着的门客笑道:“老太爷逗他们呢。”

  黄阿宵松口气又哼了声:“还要跟我们讲规矩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  门客笑道:“他们现在低头觉得不情不愿,却不知咱们还不稀罕呢,现在低头,晚啦。”

  黄阿宵很高兴:“光州府也该换主人了,难道除了她,这光州府就没人了?”

  这女人有什么,不过是有振武军少夫人的名头,这振武军可是皇帝陛下的,陛下要是让别人来领兵,她能怎样?

  如果自己来做,难道还不如一个妇人?

  黄老太爷睁开眼道:“说什么傻话,光州府从来都只有一个主人。”

  他们在这里世代生存,经历过国朝变幻,饥荒疫灾,屹立不倒,能融入这片土地的就允许留下来,那些痴心妄想不知天高地厚的外来者都是杂草泥沙,只会被铲除翻埋肥沃了这片土地。

  “太爷。”有人从外疾步进来,“有自称武少夫人门客的人在拜访其他的世家,他们问怎么招待?”

  黄阿宵冷笑:“这个武少夫人还真是贼心不死,哄骗了民心,现在又想来笼络世家。”

  黄老太爷已经说了不用官府出面,其他的世家他来做主,但武少夫人很显然并不想就这样坐着等,她更愿意自己亲自跟这些世家谈谈,增进感情。笔趣阁TV首发www.biqugetv.com m.biqugetv.com

  黄老太爷想起那个叫姜亮的老门客说过的话,重新闭上眼摆摆手:“人家都低头来卖好了,当然是好好的接着,把先前的委屈都补回来。”

  无所谓了,这可不是小孩子口角打闹,打了一棒子再给个甜枣就冰释前嫌了。

  他们要的可不是低头,而是你一低头,砍断你的脖子。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 https://m.biqugetv.com/

  这才能避免再有人不知好歹。

  先前真是受了大委屈了,他们有钱有粮有人丁有地位有威望,却被这外来的武少夫人欺辱。

  用冷屋冷茶晾了半日,这家的主人走进来看着那位自称武少夫人门客刘范的男人一脸铁青,心里无比的舒畅。

  “没想到武少夫人的贵客能登我家的门。”他倨傲的说道,“不知道所为何事?”

  那个叫刘范的男人铁青的脸看着他:“当然是看看你们死到临头棺材准备齐全了没。”

  主人脸上的倨傲凝固,怎么回事?这话,不太像是卖好的话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