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第一侯 > 第十八章 目的所在
  李三老爷是李明玉的嫡亲叔叔,父亲不在,叔父就是父亲。

  父亲替儿子掌管剑南道,理所应当。

  但儿子把父亲当靶子用,就不忠不孝了。

  只有不忠不孝的人也才能这么想。

  林芢从门缝里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连小君:“你别以为你是明玉的亲戚,就能诋毁他。”

  亲戚最能诋毁亲戚,外人毕竟是外人。

  连小君喊冤枉:“我是真心实意的,都是亲戚用谁都一样。”

  “真心实意的才不能用。”林芢扔下一句,啪的将门关紧了,“你快走,要不然你就别走了。”

  这别走了可不是什么好事,连小蔷顿时想到自己在地牢里躺着接岩水喝的日子,忙在后扯连小君的衣角。

  连小君笑了笑,道:“既然剑南道不需要我帮忙,那我帮别人吧。我想替别人跟剑南道做笔生意。”

  林芢在门内并不在意:“你不是一直在剑南道做生意嘛,我们又不管你,你随意。”

  连小君道:“说是随意,但有些生意我做不了啊,还得你们同意才行。”

  他这话是抱怨,但听起来不让人生气,反而只觉得委屈,廊下一旁坐的近的两个搂着算筹的年轻人眼神很是同情,还有一个忍不住敲门喊爷爷....

  林芢打开门缝将两个徒弟骂走,再看连小君:“你不用摆出这种姿态给我看,这种姿态我早就看腻了。”

  看腻不看腻,连小君不在意,他肯说话就好。

  “林老爷子。”他道,“我要剑南道米粮的售卖资格。”

  林芢眯着眼道:“开粮铺吗?开吧,我们剑南道可没有禁止你开商铺,你想开多少就开多少。”

  连小君道:“不只是粮铺,我还要大额米粮售卖出境的资格。”

  售卖出境和在剑南道境内开粮铺就不一样了。

  米粮是最紧俏的物资,尤其是如今,商人是可以出售,民众也可以购买,但价格以及数量都掌控在官府或者兵将手中,所以连小君当初替楚国夫人买米粮,必须结交张庆才做到的。

  剑南道在战乱初起就管控了米粮,米粮出境没有道衙的允许是不可能的。

  林芢没有说话,在门缝里冲连小君咂了一口酒:“你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,在我们剑南道有资格做这件事的外人只有韩旭韩大人。”

  韩旭调动过几次粮草物资,除了自己用,大多数送给了楚国夫人。

  林芢从门缝里看连小君,似笑非笑:“你以为你有楚国夫人做靠山?就跟韩旭大人能一样了?”

  “我跟韩大人能不能一样,不在于靠山。”连小君笑道:“只要是能给剑南道带来功劳和荣耀,我想在林先生和李都督眼里,我跟韩旭韩大人也能一样吧。”

  他的话另有所指,似是指出韩旭能这么做,是剑南道故意放任,不过林芢没有震惊,这么好看的人,聪明的过头也没什么奇怪的,他的震惊在遇到李敏后的几十年里都震完了。

  林芢哼了一声,话都懒得说。

  “林老,如今明玉没在,三老爷又出事,您一个人事务繁忙,我长话短说。”连小君接着道,“楚国夫人打下京城,要稳定京城就需要大量的物资,楚国夫人的行事习惯你也应该很清楚,京城不比淮南道,不可能对民众富户世家武力强征。”

  林芢在门后哦了声:“你的意思是要楚国夫人对卫道强征?那也没问题,不过就不用你操心了,陛下一声令下我们剑南道刮地三尺倾尽所有。”

  连小君笑道:“这个办法也可以,不过还是我的办法更好,楚国夫人有钱,剑南道有粮,我来贩卖过去,楚国夫人可以养民稳定城池,剑南道得了金钱又还能得功劳,这时候再报与陛下,由陛下嘉奖卫道同心,互帮互助,岂不是一举好多得?”

  门后林芢没有说话,连小君往门边挪了挪,从门缝里往里看。

  “林爷爷。”他说道,“我虽然是做生意,但能给剑南道带来利益,所以韩旭大人能做的事,让我也做一次吧。”

  从林老先生,到林老爷子,现在称呼林爷爷,门虽然始终没打开,但称呼越来越亲近。

  这些好看的人都一样,一副天下人人都喜欢他的理所当然。

  林芢砰的将门关上,一点缝隙都不留。

  “这件事等我请示都督再说吧。”

  ......

  ......

  这并不是林芢的推脱之词,十天之后连小君就拿到了一批米粮以及负责的官员笑眯眯的承诺:“要多少有多少,今年还会是个丰收年呢。”

  连小蔷没有半点欢悦,看着报价咂舌。

  “这价格要的也太高了吧?真把楚国夫人当有钱人宰啊?”

  关键是别人不知道,他们知道,楚国夫人其实根本就没有钱,所以才强征世族富豪。

  “这米粮真运过去。”连小蔷晃着写了价格的纸张,“楚国夫人也会强征的,才不会如数给钱,这个生意我们稳赔不赚。”

  想到什么又哦了声。

  “你是不是就是骗米粮呢,骗完我们就不回来了,反正剑南道本就把我们当仇人。”

  骗的话就无所谓了,不用上愁赚不赚钱亏不亏本。

  “做生意呢,怎能骗?”连小君从他手里拿下纸张,道:“这个价格可不高。”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://m.biqugetv.com/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

  连小蔷瞪眼:“你到底会不会做生意?”

  未了送别剑南道道衙的人回来,听到这句话笑道:“小君公子太懂生意了。”

  他给连小蔷解释。

  “天下什么最贵?粮食,拿到了一地的粮食,就捏住了一地的命脉,命脉,价值不可估量。”

  连小蔷愣了愣:“所以,其实不是为了卖粮给楚国夫人?楚国夫人只是个借口?目的是为了.....”

  他指了指连小君手里拿着的剑南道衙给的粮食售卖印信。

  所以,当把连小君放进来的那一刻后,剑南道就防不住他了。

  连小君道:“不是借口啊,粮当然也要卖给楚国夫人。”手机端 一秒记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为您提供精彩\小说阅读。

  也,连小蔷不用再问了,转身看着墙,算了,他是人,不懂这些鬼怪们的生意。

  墙上也挂着舆图,标记着大夏广袤的天地,此时的天地一片混乱,不过这一切就要结束了吧,京城收复了,安康山被打跑了,天下就要太平了。

  .......

  .......

  楚国夫人打京城的消息在各处流传,有关安康山的消息也四起,有的说被武鸦儿杀了,有的说把武鸦儿杀了,有的说安康山杀了武鸦儿又回去打京城了,各地的城池被乱七八糟的消息搅动的更加不安紧张。

  河东道太原府境外一座小城的城墙上,几个守兵抱着长枪靠坐闲谈。

  “就让这两夫妻跟安康山打吧,打来打去叛军总会越来越少。”

  “那武都督和楚国夫人兵马不够用怎么办?”有人忧愁。

  有人解忧:“陛下会再派兵马的,反正麟州那么多兵马。”

  反正跟他们无关,他们没兵马也打不了叛军也不是京城要塞。

  正闲谈,忽的站着的一个守兵啊的叫了声,声音发抖面色惊恐:“那,那是什么?”

  坐着的一人随意的看了眼,嗤声:“烽烟啊,你这都不认得了......我的娘!”

  他跳起来,其他人也跳起来,几人看向不远处的天空,春光明媚中一束束狼烟腾起。

  叛军,叛军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