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第一侯 > 第三十七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
  武鸦儿刚来的时候,李明楼很惊讶,问他怎么来了。

  他当时怎么答的?

  李明楼努力回想:“他说来看看。”

  元吉道:“来看什么?”

  当时说完来看看然后他抬头看天,说京城比相州热,再然后就是看皇宫,后来还看书.....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://m.biqugetv.com/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

  难道是来京城看天看皇宫看书的吗?

  李明楼自己先笑了。

  “这可不算,来看什么无所谓。”元吉有些哭笑不得,又神情凝重道,“整个京城军营我们自己都能敞开了任凭他看,他看了之后,想要什么可有跟小姐说?”

  他将武鸦儿缺粮缺人的分析告诉她。

  李明楼皱了皱眉头:“这些我都没想起来。”

  “小姐也缺粮缺人呢。”元吉道,想不起来才是理所当然,大家都缺,就只能自己顾自己了。

  李明楼点点头:“我知道,不过还是问问他需要些什么吧。”

  她给不了,可以想别的办法,或者让别人给。

  “周献说,兖海道日子过的太安稳了,有些不安分。”

  兖海道位置很优越,叛军一心入腹地,没有侵扰这边,再加上北地乱战,他们更是成了世外桃源,跟很多小道府一样,官将都观望着,等新帝和安康山分出胜负。

  所以他们谁都不会得罪,沂州那边送来消息,兖海道有船经过海北上装满了货物。手机端 一秒记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为您提供精彩\小说阅读。

  元吉道:“史朝逃到建安州。”

  平卢范阳都被振武军收复了,向西断了路,但建安州还有海路可走。

  李明楼道:“让周献拿下兖海道,就可以解决武都督那边粮草人手短缺。”

  进京之前安排周献协助宣武道和淮南道,元吉微微皱眉:“那安德忠就只能交给项南了。”

  李明楼道:“他在淮南道那么久了,也应该有能力靠自己守住了。”

  不过还是有点冒险啊,元吉没说话。

  “元吉叔,先别上愁啊。”李明楼笑道,“还不知道他是不是要这个呢,我写信问问他。”

  元吉道:“既然他没有开口,必然是有其他的考虑,小姐还是别问了,等他说吧。”

  李明楼哦了声,道:“还是问一下吧,那么远跑来了。”

  ......

  ......

  元吉走出来,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去问。

  小姐到底是个心善的人,不提醒她的话她不知道也就过去了,知道了肯定要去问。

  问了,武鸦儿就有机会回答了。

  也许这就是那武鸦儿的打算,故意的。

  姜名安慰:“就算小姐不问,武鸦儿早晚也会说,还不如小姐早有准备,不是已经想出了应对办法了吗?”

  “周献是都督的人。”方二道,也觉得这个办法很好,“让他出面,他自己也愿意。”

  元吉嗯了声,唤信兵去追武鸦儿:“等问到了再说吧。”

  虽然才一天,武鸦儿已经走出去很远了,信兵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回来。

  他站在门外廊下,内里李明楼才起来,正在梳妆。

  “都督说没事,就是来看看。”

  元吉眉头没有放下:“是不肯说?”

  还没到说的时候?

  李明楼在内笑了:“他说没事,那就是没事,看来是我们想多了。”

  怎么可能?就算再近,来回也要十天,身为大都督,突然跑来京城,扔下十几万的兵马,才收整的北地,乱纷纷的城池,就是为了来京城看看?

  乡下人吗?想看京城什么样?

  也不对啊,他早就看过了京城了,还亲手打过呢。

  “或许是想看看小姐打下的京城,跟以前有什么区别吧。”姜名笑道,捻须带着几分得意,“看到了就知道楚国夫人的威名不是夸大的。”

  这个似乎有道理,元吉犹豫,但,武鸦儿也没有到处看啊,就在皇宫里睡觉,看皇宫的景致,看大小姐.....

  这能看出什么?

  “不要想了,要么是现在还不是开口的时机,要么就是.....”方二道,看着两人,“所图更大。”

  更大?还有比粮和兵更大的?

  元吉和姜名对视一眼,想到了。

  “京城!”他们异口同声。

  “怪不得他说相州不如京城,没有人种地。”元吉道,“没有人管理,这是想让小姐过去收整河北道,他来京城坐镇守城呢。”

  小姐亲自把皇帝迎进京城,和其丈夫把皇帝迎进京城,结果和地位当然是不一样的。

  姜名捻须冷笑:“果然所图甚大。”

  元吉的眉头舒展开,看着北地的方向,警惕戒备的本能果然没有错。

  ......

  ......

  李明楼将整个人沉入水池中,微凉的水让整个人都舒展开。

  武鸦儿说,只是想来看看。

  李明楼在水中闭着眼,嘴角弯弯的笑,那看了之后,觉得这京城这皇宫好看吧?

  她应该写信问问他。

  哗啦一声水响,李明楼站了起来,池边守候的宫女们吓了一跳.....

  “夫人要什么?”

  “是水太凉了?”

  “是水不够凉?”

  李明楼摇头,赤身迈上台阶,乌黑的长发在白玉般的肌肤上淌下一道道流水:“我要给都督写封信,不洗了。”

  宫女们忙取下棉布展开,将出浴后李明楼裹住,为她擦干,为她穿上衣袍,为她包起湿发.....

  她们忙碌着,脸上都露出笑,夫人和都督才分开,已经让信兵传过一次口信,现在又要亲自写信。

  此等恩爱情深,她们已经许久未见了。

  白日的海棠宫陷入沉寂,安静。

  ......

  ......

  白日的江陵府李宅花园里传来女子的笑声。

  李明琪带着面纱一手提着百花裙,一手牵着李明华沿着小径小步跑动。

  “到底干什么啊?”李明华问。

  李明琪回头对她一笑:“你看到就知道了。你呀还是这样子,什么都不好奇,要是明冉在,现在早就高兴的把眼睛捂住了。”

  少女们出门有限,玩乐常在家中,这个花园就是专为她们而建,小时候她们穿梭其中赏花拔草钓鱼,在假山中躲藏,在草木中寻找惊喜,尤其是年岁最小的李明冉,几乎每日都要玩一次捉迷藏。

  想到过往无忧无虑的时光,姐妹之间的嬉戏,李明华露出笑:“她是小孩子嘛。”

  李明琪哦哦两声耸鼻头:“你最大,是姐姐。”

  她停下脚,将李明华推到前边,下巴搁在她的肩头向前点了点。

  “喏,看。”

  李明华看向前方,池水边立了一架秋千。

  “你这几天就忙这个啊。”她笑了笑,摇摇头。

  李明琪推着她上前:“我看院子里很多东西都坏掉了,也没有时间修理,我就把这个秋千修起来,正好明冉不在,要不然轮不到你玩,她在家,你只有看的份儿,现在好了,只有我们两个。”

  李明华看着这架高高的秋千。

  “我让人做的,比我们以前做的好得多。”李明琪附在她耳边低语,“大小姐那边的人哦。”

  剑南道大小姐用的人都是能工巧匠,做出来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。

  李明华伸手扶着秋千。

  “你试试。”李明琪笑道,“可以荡到水面上,有点吓人呢,你敢不敢?”

  李明华瞥了她一眼:“我连明冉都不如吗?”

  说罢双手握住绳子双脚站了上去。

  李明琪伸手用力一推,李明华借力荡了起来,越荡越高,果然荡到了水面上,李明琪仰头看咯咯笑。

  “你下次穿个披巾。”她说道,“就像飞天的仙子一样啦。”

  李明华荡的高高,可以俯瞰整个花园,夏日高处的风也似乎变得凉爽,她的脸上浮现笑容,她的确很久没有玩秋千了,以前明冉和明琪总要争抢,她当姐姐的就干脆不玩。

  其实她很喜欢荡秋千。

  有时候趁着夜里明冉明琪都睡了,她才带着丫头来玩一玩。

  现在家里只有她了,反而没想起来玩这个。

  哪有心情玩乐啊。

  李明华在秋千上看到一个婢女低着头疾步而来。

  “大小姐,大小姐。”她唤道,“知府大人来了。”

  知府吗?李明华将身子压下,放慢速度.....

  李明琪仰起头道:“明华,你玩吧,我去看看。”

  李明华稳住了身子,是哦,这个婢女喊的是大小姐......

  “阿月。”李明琪对婢女道,“你来推明华小姐玩秋千。”

  婢女阿月应声是,袅袅的站过来。

  李明华站在秋千上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
  李明琪回头一笑:“你我姐妹,谁去都一样。回头我告诉你什么事。”

  婢女阿月腰身轻摆推动了秋千,李明华再次高高的荡起。

  “明华小姐,你的秋千荡的真好啊。”婢女阿月合手仰头赞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