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赵睿!还没好吗?府上的女人都被你玩了个遍了!我们该……走了……”

  别院之外刘更扯着嗓门而来,而当他靠近别院之际,咽喉紧缩颤抖,声音不自觉哑了下来,昂起的头也不自觉低垂,似被无形的力量压下,仿佛有一只手用力按在他的头上,让他抬不起头。

  身体上的反常让他心中突然一阵压抑,让他喘不过气,莫名的害怕感油然而生。

  他在害怕,准确说是他的身体在害怕,来自生命本源的害怕,灵魂本源的战栗,每片肌肤、每块肌肉、每个细胞、每丝生机都在高呼着害怕;而他自己,却都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,又为什么要害怕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害怕,他只知道这种感觉叫害怕,他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告诉他,它们在害怕。

  当初啸山风影虎的口水滴在他的脸上,他都没这么害怕过。

 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害怕,当初他被啸山风影虎吓得屎尿齐流,可他知道那是啸山风影虎让他害怕。可现在呢?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,是他的生命在害怕,又或者说,是他的“道”在害怕。

  梦道仙乃是仙劫木,以无灵之木硬抗天劫之雷而不死,内含雷霆的毁灭之力,以及一丝天威。梦道仙更是圣域最顶尖的仙劫木,所扛之雷接近玄圣渡天境之雷,那可是令五显圣人都绝望的雷。

  天劫之雷,可以说是修士最期待、又最恐惧的存在。天劫之雷的出现意味着修为的提升,实力的升华;同时也意味着死亡,一旦渡劫失败便会身消道陨、灰飞烟灭。

  刘更修为太弱,还接触不到修士渡劫的门槛,不只是他,五宗地界甚至整个卅北都少有人接触。

  仅仅是梦道仙的暗红色光芒所照射后残留的余威便让他灵魂颤栗,要知道观画蝶都不曾挥刀,只是梦道仙溢出的光,便以有如此威力。

  “赵……睿……”

亚博手机娱乐平台欢迎进入亚博官网  恐惧来自于赵睿所在的别院,刘更一步一个心惊,来到别院门前他似赴死一般咬着牙推开了别院的门,门后一片荒芜的景象虽同样让人心惊,但给视觉造成的震撼远不如其中余威对“道”造成的恐惧。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://m.biqugetv.com/

  院中房门前赵睿目瞪口呆愣在那,双腿抖如簸箕,完全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前一秒还仿佛在云端快乐似神仙,而敞开房门的下一秒确实如坠冰渊,甚至忘了自己在做什么,接下来要做什么。

  “赵睿!”刘更朝赵睿大喊,“这里发生了什么?!”

  赵睿没有回应,应该是吓傻了。刘更没有在此停留,连忙去喊师兄师姐来此。

  大约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,刘更带着浩浩荡荡十数人来此,所有人都对刘更的话不以为意,觉得刘更是魔愣了,来时还有说有笑,可接近赵睿所在的别院时,所有人都说不出话了。

  灵魂深处的战栗并非让他们如临大敌,而是面对着不可能战胜敌人时绝望;他们心中只有恐惧战栗,没有丝毫反抗之心,就连面对宗门长老都无这般感觉。

  就如刘更,被啸山风影虎吓到屎尿齐流还会抱有一丝希望,结果他真的从啸山风影虎口中活了下来;而在这里,他们心中只有绝望,没有希望的半点星火。

  “兰师姐,这里就你见识最广,你可知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别院门外刘更问向一位女子,他们看着院中的一片荒芜心中更是一片荒芜,都不敢进入其中。

  兰欢摇头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事发诡异,我们还是赶紧回宗门禀告吧。”一位青阳宗弟子提议道。

  “不可!”兰欢严声喝止所有人的此想法,“我们本是受宗门之命去雾药林的,就算是路过此地发现的异常,等宗门查起来,我们在此偷懒的事也一定会被查出来的。若是被宗门知晓我们并没有去雾药林,而是在这恒都城偷懒,那我们的下场可就惨了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

  “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没发生,我们赶紧走吧,先去跟恒师弟说声,让他将这个院子封锁,任何人不得靠近。”兰欢带领众人扭头便走,在这里他们一秒都不想多待。

  “赵睿还在里面呢!”刘更急忙说道。手机端 一秒记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为您提供精彩\小说阅读。

  “那你去将他拽出来呀。”兰欢没好气道。

  有眼的都知道赵睿在里面,可在里面又怎样?喊他又听不到,难不成进去将他拽出来?谁去啊?谁也不会去!

  “我……”刘更当然不去,他与赵睿关系虽好,但自己的命更珍贵,他可不会以身犯险,“我去寻个普通人来!”

  “连我们修士都不敢进入,若是普通人,还没靠近就吓死了!”

  “吓死就吓死!普通人命贱死了就死了,总得试一下,只要能救出赵睿,死再多也值得!”

  刘更立马寻了个路过的家丁,让他入院去喊出赵睿。

  家丁一脸懵,不知刘更何意,明明一开嗓的事,却搞得像要命一样,可就算是要命,他也必须照做。

  家丁进入了别院,却死在了其中。

  而死因是被赵睿打死的。

  院外的青阳宗修士看着那个家丁一脸平淡地进入院中,家丁虽也被院中景象虽吓到,但却并没有如他们这般战栗,毕竟对普通人来说,修士移山填海无所不能,修士所居之院怪异点也正常。

  众修士看着那家丁去到了赵睿身前,对着赵睿恭敬行礼,请赵睿出来。

  可赵睿却发了疯似的大吼起来,还对那家丁直接出手,直接将那家丁打死在院中。

  “滚!你是想谋害我!你一定是想谋害我!低贱的凡人也想谋害本仙人!我杀了你!”

  院外的众修士都听到了赵睿的大声吼叫,不仅面面相觑,其中兰欢细思道:“这里的古怪貌似对普通人无效,只会对我们修士有影响。”

  普通人未步凡便未踏其道,无道自无道中劫,亦不会对劫雷余威有感应。

  对普通人来说,普通的雷电与修士渡劫时的劫雷一样,都是会要命,但劫雷永远不会落在他们身上,因为不步凡他们注定一生平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