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宛国主将提议挑选盟国主帅后,各国已经是议论开了,毕竟在场的,多达几十个国家,大大小小的,都在这里。而这些国家中,许多人都想要争夺盟国主帅,都不愿意放弃这一机会,所以许多人提议,都要自己担任盟国的主帅。

  这一情况,又再度引发了争执。

  一个个人,不断争论。

  一时间整个内部,再也无法维持平静,反倒是各自争论,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全部都是争论不休。

  大宛国主将,却是皱起眉头。

  他的提议,是希望稳住众人,形成一个龙头,但没有想到,却是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混乱局面,所有人各自为政,没有拥戴最合适的人。

  “肃静,都给我肃静!”

  大宛国主将高呼起来,他眼神锐利,强势开口说话。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://m.biqugetv.com/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 https://m.biqugetv.com/

  面对着一个个竞争不休的人,大宛国主将直接是挺身而出。他的声音浑厚洪亮,回荡在营帐中,尤其他的声音近乎于大吼,那声音震动下,以至于众人的耳朵,都是耳膜震痛,面上神情露出惊讶的神色。谁都不知道,大宛国的主将,竟然爆发出这么强的力量。

  所有人,安静下来。

  齐刷刷看向了大宛国的主将。

  尤其许多人的眼神中,更流露出不善的神色,因为厌恶大宛国主将,打乱了他们的节奏。

  大宛国主将面色肃然,一派镇定,不见丝毫的慌乱。即便是,面对所有人的记恨,他也不放在心上,因为他如今带着大军来参战,只是为了完成国君的托付,只是为了能完成任务,只是为了能保全国家。

  大宛国主将说道:“诸位,关于这盟国主帅的挑选,很多人都在说。这样的争执,恐怕争执到猴年马月,也难以出一个结果。所以,我提一个建议。”

  乌孙国主将道:“说说,什么建议?”

  疏勒国主将道:“有什么建议?”

  其余各国的主将,一个个不断的开口,全都看着大宛国的主将。

  大宛国主将沉声道:“我的建议是,既然有争执,那么就打,打出一个主帅来。咱们西域各国,谁更强,以拳头说话。所以,我们强者为尊。谁能够力压群雄,那就成为各国的主帅。”

  “行!”

  乌孙国主将回答。

  其余人,也是纷纷点头赞同。

  一个个都持相同的意见,因为这西域各国的人,本就是崇尚强者的。所以大宛国主将,提议强者为尊,那么所有人都一致赞同。

  大宛国主将环顾所有人,道:“既如此,争斗就在这大帐中。反正,这地方也足够宽敞,能够容纳所有人。想要战斗的,便上前接受挑战。谁能够撑到最后,就看谁能熬住。”

  “我先来!”

  疏勒国的主将站出来开口道。

  对于众人来说,疏勒国的主将,武艺其实能够排到前列,他如今是迫不及待的站出来。不管如何,证明自身的实力。

  疏勒国的主将,身材魁梧,足足近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,也是一个十足的魁梧壮汉。他手中拎着一柄重剑,环顾众人,咬着牙,高呼道:“谁来?”

  他的声音,浑厚洪亮。

  甚至于,他眉眼锐利,眼中透出杀气,使得许多人都惧怕他。

  不是所有人都敢于一战。

  不过,却也有敢于和疏勒国主将一战的,却是有人一步站出来,高呼道:“我来会一会你,看你能如何?”

  站出来的人,乃是尉犁国的主将。

  尉犁国主将,身高不亚于疏勒国主将,他面色肃然,手中是一口弯刀。弯刀在手,刀锋锐利,透着冷厉的光芒。

  “杀!”

  尉犁国主将提着弯刀,便已经杀了出去。

  下一刻,尉犁国主将,已经到了疏勒国主将的面前。弯刀抡起斩下,刀刃伴随着破空声,下一刻,便已经到了疏勒国主将的头顶上。

  疏勒国主将连忙提剑格挡。

  “铛!”

  刺耳的撞击声,登时响起。

  两柄武器的撞击声,在大帐中传出,甚至是震得人耳膜疼痛。

  那碰撞的力量,随之弥漫开。

  尉犁国主将立在地上,完全不受影响。但是疏勒国主将,却是闷哼了一声,不断的后退,接连后退了五步,才稳住了身形。

  可是,疏勒国主将一稳住身形,尉犁国主将已经跟了上去,再度抡起战刀斩下。

  刀锋落下,疏勒国主将避无可避。

  只能提剑格挡。

  “铛!”

  武器再度撞击在一起。

  武器撞击后,疏勒国主将再度闷哼,又是后退两步。只是他刚稳住身形,尉犁国主将已经是追了上来,再度抡刀斩下。

  “铛!铛!”

  接连不断的撞击声,不断的响起。

  这撞击声,越发猛烈。

  以至于发展到了最后,疏勒国的主将,一屁股就瘫坐在地上,握剑的手已经书虎口流血,再也无法稳住身体,整个人双臂秫秫颤抖,甚至于他都是大口大口喘息着。

  尉犁国主将的弯刀,却是没有再落下,他淡淡道:“还要再战吗?”

  “我认输!”

  疏勒国主将开口回答。

  尉犁国主将脸上,多了一抹笑容,便环顾周围,说道:“谁来?”

  他眼中有自得神色。

  因为他取得了胜利。

  尤其刚才和疏勒国主将交手,实际上,并没有消耗他多少的力量,即便是再连战十来场,他也是丝毫不惧的,他有信心能够取胜。

  “我来!”

  就在此时,又有焉耆国主将站出来。

  这焉耆国的主将,是一个身材精瘦,中等身材的武将。他体格精悍,一双小眼睛,透着锐利的光芒的,他手中是一柄短剑。

  焉耆国主将低喝一声,已经是提剑杀出。他并没有和尉犁国主将硬碰硬,不断游走寻觅机会,以至于在交锋中,他成功刺伤了尉犁国主将的后背。

  那锋锐的剑刃,划破了尉犁国主将的后背肩膀。

  这一情况,却是刺激了尉犁国主将,使得他一下就激动了起来。尉犁国主将故意漏了一个破绽,让焉耆国主将靠近刺杀。他任由焉耆国主将的剑,直接刺入他的肩膀,然而尉犁国主将的弯刀,却是狠狠的斩落了下去。

  “呲啦!”

  一刀落下,便已经割裂了焉耆国主将的肩膀。

  猛烈霸道的力量下,加上刀刃锋锐无匹,轻而易举,便齐齐把焉耆国主将的肩膀卸下来,齐齐斩断了焉耆国主将的手臂。

  “噗!”

  殷红的鲜血,登时就喷溅出来。

  那鲜血浸染下,登时就喷洒在尉犁国主将的脸上,斑斑血迹渲染,使得尉犁国主将,宛如魔神一般。他一脚踹出,只听啪的一声,猛烈的力量冲击下,脚掌踹在焉耆国主将的胸膛上,他整个人身体喷血,然后倒飞了出去,便倒在了地上。

  凄厉惨叫声,自焉耆国主将的口中传出,他身体更是不断的颤抖着。

  焉耆国主将眼中,流露出怨毒神色。

  他残废了。

  他的手臂被斩断了一条。

  尉犁国主将,却是面色冷厉,他沉声道:“这一切,都是你自找的。若非是你要刺伤我,我也不会伤你。哼,疏勒国的主将,我就不曾伤他。”

  他说出这番话时,脸上有强大自信。

  他的实力是极强的。

  尤其他咧开嘴一笑,那凶厉的神情,让人心中一寒。尤其是刚才尉犁国主将身上,被喷洒上了鲜血,更是显得凶厉无匹,让人不敢小觑,甚至于其余的一些人,已经是被吓到,许多人胆寒,不敢上前再战。

  “谁敢一战?”

  尉犁国主将,高呼起来。

  他的声音中,透着桀骜和张狂,尤其是他的伤势刺激下,他更是凶狠,尽显霸道凶厉的气息,使得许多人根本不敢一战。

  “谁敢一战?”

  尉犁国的主将,再度高呼。

  他心中在这个时候,升起了一丁点的欢喜和期待。因为当前的情况下,一个个都被他震慑到,尤其有了焉耆国的主将作为例子,杀鸡儆猴下,使得一个个不敢上前。

  所以尉犁国主将,内心期待这些人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如此,他就是主帅。

  一旦能统帅各国的军队,那么只要他挡住了大隋的军队,甚至于是覆灭了大隋的军队,那么他在西域各国,便会建立起无上的威望,必定是名震西域。

  这是尉犁国主将想到的。

  “我来!”

  就在此时,又是浑厚声音响起。

  一道魁梧壮硕的身影,跟着就走了出来。这走出来的人,不是旁人,赫然是大宛国主将。他面对这尉犁国主将,神色很是平静,淡淡说道:“既然没有另外的人,敢于挑战。那么,现在我来挑战。你受了伤,我不占你便宜,你现在先包扎一下伤口,再用药暂时控制一下伤势。否则接下来你我交手,你肯定是吃亏。”

  “没必要!”

  尉犁国主将这时候,斗志旺盛,气势十足。对于他来说,接连的胜利,使得他内心有了更多的想法,甚至也让他无所畏惧。

  他敢于一战。

  他眼神锐利,握紧了手中的弯刀,便说道:“先前,是你提议要众人争斗,挑选出最终的盟国主帅。如今,你竟然站出来了。看样子,你也是有想法的。不过你的实力,肯定是比不上我的。你站出来,那是找死。”

  大宛国主将道:“一战便知!”